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娱乐>舞台剧 | 长大后 成了你
舞台剧 | 长大后 成了你
发布日期: 2019-11-06 15:52:26    作者:佚名     来源:未知

审计署举办国家审计机关庆祝新中国

70周年主题宣传展

和真实的人说实话

深刻讲述审计师为国家和人民着想的传承

梁江亭和惠亮,胶州市审计局的父女,两代人

继续审计的故事以舞台剧的形式出现。

走进审计局的大舞台

让我们看看

口头|惠亮文本来源|中国审计报告

我叫惠亮,是胶州市审计局的工作人员。我担任审计职务已经五年了。虽然我很久没有从事审计工作了,但我从小就有一种特殊的审计情结。审计在我的成长道路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,因为我父亲也是一名审计员。

我父亲当兵11年,1991年调到胶州市审计局。当我父亲从部队回来时,我只有四岁,我记不清了。当我到学校时,我只知道我父亲在审计局工作。至于审计是做什么的,我很困惑。在我模糊的记忆中,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父亲总是忙于后勤和审计,有时几天他都不能见面。我父亲不太健谈,也不太严肃。他很少告诉我关于他工作的任何事情。

随着我的成长,父亲开始指导我的生活。当我参加高考时,我父亲建议我学会计,像我母亲一样学金融,或者像我父亲一样学审计。后来,我学习了环境工程,我一直在研究研究生。毕业后,我通过人才引进回到胶州。起初,我在一条偏僻的城镇街道上工作,在家和工作中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。那时,我父亲退休了,我母亲退休了,我搬到了一个新家。“审计”的气氛逐渐从家庭中消失了。

我不这么认为。在我2015年基层工作结束时,一次普通的检查突然把我的生活和审计联系在一起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国家试点领导干部的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。审计机关缺少有环境专业背景的人,所以从全市选拔了几名年轻干部。我告诉父亲我将在审计局工作的消息。我父亲起初很惊讶,然后很兴奋,说:“有这样的机会真好!”

这样,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。起初,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和僵硬。毕竟,我周围的大多数人都是我父亲的同事。当我长大的时候,我曾经被称为叔叔和婶婶。有时在家和父亲聊天总是让人难以置信。这真的像过去一样。胶州市审计局30多年来,有些人已经离开,有些人仍然坚持。很难预测那个背着书包在他们面前蹦蹦跳跳的小女孩20年后会加入他们。我心中充满自豪,“正是审计的发展取得了惊人的成就。”我想。

但是很快,我忙得无法享受新工作的刺激。摆在我面前的是一项紧迫的任务和一个全新的课题。想到第一次当裁判的尴尬,我简直是“软弱无力”,无能为力。我不知所措,把审计报告变成了毕业论文。尽管受到了沉重打击,但它激发了我的内在潜力。从那以后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发展了我们的专业知识,并逐渐找到了使用它们的地方。我们齐心协力,对胶州市领导干部离任自然资源资产进行试点审计,一举荣获“国家审计署优秀地方审计项目”最高荣誉。我们非常高兴。此外,我主持的项目获得了“省优秀审计项目”的称号。同事们经常看到我,称赞我,说,“我没有让你父亲难堪!小梁梁比旧梁好!”

那一刻,我的心是甜蜜的,但甜蜜的背后是努力工作和努力工作的混合物。尤其是在我父亲工作的单位,压力更大。我总是认为我必须取得成就。同样的事情,对我来说,不仅需要完成,还需要做好。

事实上,这也是我父亲教给我的。早上8点以前,当我还在家的时候,我父亲不安静,唠叨着要我早点去上班,要我勤奋。有时我会冲我父亲做个鬼脸,说个“冗长”的词就出门了。事实上,家离单位很近,步行不超过五分钟。

渐渐地,我对父亲这一代的追求有了深刻的理解。我父亲是一个普通的父亲,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儿。平凡之后,我传递珍贵的东西。除了基因,我也尊重我的事业和对时代的责任。2020年,我父亲将正式退休,我已经扎根于审计领域。“我就像一粒种子,是审计给了我生根的土壤。我将接过父亲的指挥棒,继续奔跑!”我告诉爸爸了。

资料来源:山东审计宣传教育中心

编辑:廉辉

审计:郑毛峡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