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文化>www.25811.com-一个中国男孩在英国私校习得的人生三课|推广
www.25811.com-一个中国男孩在英国私校习得的人生三课|推广
发布日期: 2020-01-11 12:36:03    作者:佚名     来源:未知

www.25811.com-一个中国男孩在英国私校习得的人生三课|推广

www.25811.com,导语

introduction

文 | 吴微

william(前排左一)

目前就读于ucl生物医学专业

从表面上看,william的故事是一个中国学生在留学中寻回学习意义的经历,但更深层次看,是他在英国国家文理中学( 10全10美,牛剑面试大满贯!)学会了最重要的人生三课:独立的责任、取舍的勇气与自由里的给与。

一个中国中学男孩的典型困境与非典型蜕变:

从学习知识到学习力的飞跃

在william身上,你能看到中国大多数男孩到中学阶段的“集体画像”:聪明、资质好,品行端正,没什么坏习惯,但迷茫,不够自律,没有目标感,离开父母监督成绩就可能一落千丈……

不难想象,这样的男孩,学校往往将他们归类到“中段学生”群体里——一个纺锤形状的中间部分,往往投入最少,关注最少;而父母,除了在学业上一寸寸盯牢,只能忧心如挠地等孩子“开窍”。

“开窍”,这大约是中式教育里最大的玄学。

william出生在一个优渥的家庭,就读的学校是成都数得上的名校,学习压力大,妈妈基本上以一种“卫星”环绕状态陪读。

这样一种状态,对william也是深渊:漫无目的,靠义务感完成的学业;在课堂随波逐流,繁重的作业任务下感觉自己像个机器人。按既定规划,william的学业路径是这样的:从公立小学读到公立初中,毕业转轨到国际学校完成高中,然后出国。

william与英国同学庆祝圣诞节

但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病,让妈妈无法再像卫星一样照顾william的学习和生活了,出国计划被提前,“他总得自己成长,得有生活能力”,妈妈的焦虑感一下子升腾起来。

为给出国做铺垫,william从公立学校转入一所国际学校。william能感觉到自己的责任,但公立学校里形成的依赖惯性,加上国际学校的骤然宽松,让william在转学后的第一个学期遭遇到滑铁卢般的失败。

爸爸参加完家长会回来后,妈妈努力压下两人内心的波涛汹涌,与william进行了一次长谈。触动之下,william跟妈妈表态,“给我一学期时间,我会把成绩赶上去。”

william的成绩的确在慢慢进步,“像绝大多数学生那样苦学”的确能改善一些学习状态,但问题的关键却仍没有解开,“为什么学”这个本该是第一驱动力的问题,在以william为代表的千千万万学生心里,是无解的。

在国内学校的最后一学期,他开始发现自己有点喜欢生物,但数学仍然是讨厌的学科,紧接着就是准备出国。

william一家机缘巧合通过一次宣讲了解了英国国家文理中学,william被这所学校的stem课程和英国议会实习项目所吸引。

英国国家文理中学

the 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college

英国国家文理中学(nmsc)是全英第一所专注于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)教育的精英高中,位于英国考文垂。学校集结英国优质教育资源倾力打造,为全球15-19岁的学生提供高品质精英教育,帮助学生进入世界一流大学深造。

其中,2019年毕业生有10%被牛剑录取,50%被g5大学录取。此外,该校a-level考试成绩a*-a的占比在2018-2019连续两年达到64%!英国文理在奥林匹克竞赛中人均成绩超过英国任何一所学校。

不喜欢数学的william决定去申请这个把maths写在校名的学校,一方面是因为对科学的热爱确实在内心深处召唤他,另一方面,之前的经验自动帮他过滤掉这个小矛盾:喜欢与选择有关吗?尽管不喜欢数学,但一直以来,他的数学成绩其实并不差。

william和家人参加nmsc毕业典礼

中间其实还有一段小插曲。爸爸当时并不信任william的选择。“两个星期以前,你跟我说你以后要去美国的,现在这么快决定要去英国念书,我认为你没想好。”

william跑去向妈妈求助,希望妈妈帮忙说服爸爸。妈妈因为前期参与比较多,与william深入讨论过这个决定,便说,“我是支持你的,但你必须自己去做爸爸的工作,你已经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了。”

15岁的少年,开始拿出最认真的态度跟爸爸开展了一次又一次男人间的对话,直到爸爸认为他是经过深思熟虑,支持他的选择为止。尽管爸爸还有顾虑,但最终还是同意把william送到英国。

“我情绪上不敢表露出一点点舍不得,因为我知道我只要有一点舍不得,他爸爸肯定把他带回来。但经过那场大病,我深切感觉到,得让孩子独立成长起来。”

幸运的是,爸爸妈妈真的等来了儿子的开窍。留学英国国家文理中学的第二年,william速度成长起来,在电话另一端,他谈及学业充满进取心与热情,对未来充满规划。

“我的方向是自然科学,目前考虑的学校有剑桥、ucl、约克等这些英国排名前20的学校,当然我肯定是以剑桥为目标去努力。我大概会读6-7年,把博士读完,在英国实习或工作一段时间,然后回到中国。我的家庭给我的观念就是,作为一个中国人,中国是你的根。”william说。

“在nmsc两年,孩子的整个变化我和他爸爸都很满意,比起在我们身边的时候,他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然后去努力接近自己的目标。也许他还有很多问题,但我觉得有目标、有方向,对孩子来说离成功就近了一步。”妈妈说,“当然最终孩子能考取ucl,也让我们觉得当年决定去英国读高中是非常正确的。”

从表面上看,william的故事是一个中国学生在留学中寻回学习意义的经历,但更深层次看,是他在英国国家文理中学里学会了最重要的人生三课:什么是独立、取舍与自由。

而这也许才是人生旅程中,成年人世界最应该传递给我们孩子的教育。

no.1

第一课:独立

甫入nmsc,老师就给出一条出人意料的“声明”:老师没有义务要教会学生任何东西,也没有什么是学生必须要学会的。

在师生关系之间,老师的作用是提出任务,学生的责任是解决问题,当学生遇到困难并向老师求助时,老师会尽力提供帮助。

一开始自然是懵的,但william很快发现,这种模式对他有强烈的吸引力,并在这种项目式学习的过程中,第一个被打通的“穴道”,竟然是数学。

首先,他拿到了一个他最爱的题目,生物学领域环境科学主题的项目,去调查研究一个自然栖息地里的生物多样性。

这样的学习过程很新奇,william在深入研究下去之后,遇到了一个绊脚石:要得出生物多样性的类型与数量,他需要用统计学知识去推导出一个数学公式。

在这个节点上,老师开始引入教学,帮助他得出公式,以及背后大量的统计学概念,并带领他在实际应用中做举一反三的练习。

“这个解决问题的过程,就像完成一个项目一样,你会觉得不掌握数学这个工具,就没法进入到下一个阶段,你自然会去钻研,然后在钻研中带出更多问题和知识点。”william说,“也因为nmsc的小班制教学,班级规模不会超过10人,因此老师能够关注到学生个性化的需求,在你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地给予帮助和支持。”

william(前排)在英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中荣获金奖

以这样的方式学习,william突然打开了一种视野,跳出一门一门孤立的课程,去理解自然科学。

“我为什么喜欢自然科学呢?它其实是多科目科学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门新型学科,你很难说自己是某一科的专家,比如说,你可能生物、化学、物理三门课都特别好,当它们汇集到一起的时候,你会得到一种看问题的全新视角,让问题变得简单。

“有很多生物学家觉得很难的问题,你让数学家解决,可能就是一个数学公式解决的问题;有些化学家觉得很难解决问题,比如分子之间的互相作用力问题,交给物理学家,可能就是一个很简单、很基础的内容,很好理解。如果你有多方面的涉猎,你在科学领域就可能走得更广一些。”很惊诧于william的洞察,因为这基本上与近些年科学领域一直强调的“跨学科”思潮不谋而合。

“因为我很喜欢生物,在之前的学校就只好好学生物;来英国之后,学着学着会发觉,这一部分是化学领域的概念,你要认真学化学;然后那里又不太对了,好像是物理的概念……接着我发现所有科目都是相连的,你都需要用到,这是一个互相借鉴的学科网络。”william说。

这也与学校倡导的以培养创新型复合人才的stem教育理念如出一辙。从自己感兴趣的学科入手,william首先在认知上建立起一种关于自然科学的全局观。这时的他接下来的学习变成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探索之旅,在知识图谱之中不断游弋,不断解锁。

独立是一种责任感,是把孩子的问题交还到孩子自己手里,自行探索,获取答案。在独立学习的进程中,一个必然的伴生能力便是自律。

“打游戏?玩手机?不存在。在我们学校那种环境下还是挺难沉迷的。大家都在学习啊,你不可能说坐在旁边玩;顶多5分钟,你就会收起手机去写作业,你不可能看着别人都在学习自己停下来。”

william坦言,就作业量来说,nmsc的可能不比当初在公立学校时少,却并不觉得辛苦,因为这是你主动想去完成的作业,而不再是负担。

no.2

第二课:取舍

放弃也是一种重要的选择,懂得取舍比全盘拿住更需要勇气。

在尝到独立探索的乐趣之后,william遇到了一个选择困难症的局面。

在进入a-level课程的第一年,william一下选了6门课,分别是英语、生物、化学、物理、经济数学和一门epq(全称为extended project qualification,是英国自2008年开始推广的在高中期间供学生选择的拓展型课程)。

william在学校体育课上

在a1阶段选择6门课是一种什么概念?简单做个类比:国内也有很多开设a-level课程的高中,一般会建议学生在2年时间里选择3-4门a-level课程去申请大学。william相当于在第一年就double了这个量级。

“我现在想起来是觉得当时疯了,但当时选课的时候,就觉得每一门都很有意思,都很有兴趣,感觉哪一门都没有理由放弃。”

“你选课这件事没有和你的导师商量吗?”nmsc给每个学生配备了自己的专属导师,给予学习、生活以及升学等全方位的指导。

导师的态度可能是william整个“选课历险记”里最有意思的部分。在a1这一年,导师眼睁睁看着william选了6门课,说,“选吧,你可以的没问题,反正现在有大把的时间,但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回来跟我说要丢掉两门的!”

william当时也是初生牛犊的态度,“不可能,我绝不可能丢掉两门的。”

后面的日子,按照william的话来说,每天都过着一种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的日子,“好像自己被人塞进一个狭窄的后备箱里,前面一直有人在踩油门加速,你根本停不下来,也根本没法有规律地生活与学习。”

william在学校实验课上

但william坚持的时间,还是超出了导师的预期,他开始主动劝william放弃,也跟william妈妈沟通,请她一起劝孩子放弃1-2门课程,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物理和化学里面选一项吧,花更多时间去研究,把一门学科做到更好。”

数学老师也来跟william谈,“你要学会做选择,选择放弃和选择投入一样重要,懂得取舍甚至比全盘拿住需要更大的勇气,你得明白这一点。”

深思熟虑之下,william最后放弃了物理:“尽管我没有完成全部6门学科,但这对我锻炼极大,第一,我在学术上的承压能力有了很大拓展,第二,这使我认识到自己的能力,承受压力与承担任务的能力的边界在哪里。”

no.3

第三课:自由

自由不是放任,而是给予,是让孩子看到更开阔的领域,掌控自己的世界。

实际上让一个孩子精神独立、理解争取与舍弃,本质上都是在引导他“运用”自由;但在更高的层面,自由还是一种给予,帮助孩子看到更开阔的领域。

对于william来说,在nmsc的学习不仅是将自己喜欢的学科融会贯通,或是在自己喜欢的知识图谱中体验从散焦到聚焦的过程,还有一种快乐,是揭开科学研究的玻璃天花板。

nmsc的老师有则信条,但凡学生来提问,但凡学生完成作业之后,仍有余力想做研究,老师都会说“good job,我支持你!”除了校内丰富的资源外,老师还会帮着“刷脸”,帮你搜罗起全英国够的着的学术资源。

william参加爱丁堡公爵户外拓展项目

william挑战的一个epq课程项目是“干细胞研究”,“我很喜欢干细胞,我觉得它和自然科学的连结很强,拥有生物学领域(可以说)无限的潜力,它的多用性非常的可怕。”

william跟自己的生物老师商量,“我想做这方面的研究,行不行?”老师二话不说,找来一堆论文推荐william去读,“读完你要写报告,写完之后我再教你怎么写大论文。”

过掉一波论文之后,老师先从学校先进的生物实验室开始,带领william着手实验,然后又带他泡华威大学的干细胞实验室,看看实验室的研究员是怎么工作的。之所以能够近距离接触大学的实验室,是因为一方面nmsc离华威大学和伯明翰大学都不远,另一方面也一直保持着频繁的学术互动关系。除此之外,牛津和剑桥也去了5、6次。

epq项目的学习研究过程对william的帮助很大,比如在剑桥夏校,课题说来就来,3天之内交2000字英文论文,“接到任务那一刻会有点害怕,但更多是兴奋,感觉总算有你可以玩的东西了。学术是玩出来的,不是学出来的。”william认真地说。

也就是在这样的自虐和被虐中,william突然体会到一种对学术的掌控感——是你在掌控学术,不是课题在掌控你;学习也不是一个割裂的、储备知识的过程,学习和研究根本就是一体的。

“你需要读很多书和论文,网上发布的学术界论文我也在读,吸收他们的一些观点,结合自己的论据转化成自己的见解,这个过程真是非常有趣。”

结束语:关于未来

end:about future

2019年william成功被ucl生物医学专业录取,而william的故事在英国国家文理中学并非个例,同他一届的小伙伴一半都被英国g5大学录取,进入牛津大学、剑桥大学、ucl和lse深造,奥林匹克竞赛人均成绩超过英国任何一所学校。

这样闪耀的成绩背后是学校全体教师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,这所以“国家”二字命名,把数学和科学写进校名的英国私立高中,从创办之初就明确了自己的使命:

“致力于在全球化的环境中,吸引和培养优秀的学生取得优异的学习成绩,从而进入世界一流大学,最终成为未来各行业的领军人物”

最后,和william聊到以后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,他的志向是找到科研方向之后回国成立自己的机构。学术从来不是一条容易的路,但william在英国国家文理中学所经历的学习方式,无疑使他具备了很多可迁移的能力,而正是这些可迁移的能力,使人能行得长远,万顷波中得自由。

英国国家文理中学(nmsc)是全英第一所专注于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)教育的精英高中,位于英国考文垂。学校集结英国优质教育资源倾力打造,为全球15-19岁的学生提供高品质精英教育,帮助学生进入世界一流大学深造。

2020年申请牛剑的准毕业生

100%获得面试邀请!

2019年毕业生,10%的牛剑升学率,50%的g5大学升学率!

2018-2019连续两年a-level考试成绩a*-a的占比高达64%!

连续3年gcse数学获得100%的a*-a!

英国文理在奥林匹克竞赛上的人均成绩超过英国任何一所学校!

2020年招生通道现已开启

中国区招生官

17717043816、13167317070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