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旅游>切尔诺贝利废墟感受生死
切尔诺贝利废墟感受生死
发布日期: 2019-11-22 09:28:57    作者:佚名     来源:未知

[环球时报特约记者于长风]2019年3月29日,作者早上6点起床,赶往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的独立广场,这里是前往切尔诺贝利的旅游团的聚集点之一。1986年4月26日,当时是苏联的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剧烈爆炸。这导致了一座城市的消失,近百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。方圆30公里的核爆炸长期以来一直是死刑区。但是大自然循环和自我修复的能力是惊人的。2011年1月1日,乌克兰政府宣布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废墟周围地区成为旅游景点。

切尔诺贝利入口

核辐射大大减少了。

八点钟,游客们聚集在广场的北面出发了。此时,当地天气仍然很冷,而且下了很多雪。淡季游客不多。我们坐了两辆公共汽车,但是公共汽车已经满员了。一辆装甲车穿过大门,花了两个半小时才到达距核爆炸中心30公里的吉迪亚茨军事控制边境。两边的亭台楼阁是旅游信息中心,漆成鲜黄色,给寒冷的气氛增添了一点暖色。展馆出售快餐,如热狗、小纪念品和防辐射产品。值勤士兵仔细检查了护照信息和旅行社预先提供的名单,每个人都发了一份访问证书挂在脖子上。

汽车继续行驶到森林深处的切尔诺贝利。两边的树木和河流都很安静。大片森林被整齐地砍伐,为高压输电塔开辟了一条宽阔的通道。20分钟后,我来到切尔诺贝利标志墙下拍照。

经过多年的扩散沉降和雨水侵蚀,空气中的核污染物已大大减少,辐射强度约为北京的三四倍。换句话说,切尔诺贝利一天的辐射相当于北京三四天。切尔诺贝利在爆炸周围30公里的控制区里一天呆了大约6-7个小时,辐射相当于长途洲际飞行。有成千上万的工人长期生活在控制区,但这并不意味着控制区可以随意走动。土壤污染水平明显高于空气污染水平。一些密林中的辐射强度可能比人员活动区高数百倍。在旅游路线上的一些特殊地方也会有辐射。导游建议不要穿短袖短裤,裤子最好盖住脚踝,不要触摸或触摸,不要喂动物,走旅游路线。

进入爆炸核心区域。

天使雕塑

进入切尔诺贝利后,树林里到处都是废弃的房子。汽车停在一座雕塑前。一个长着翅膀的天使正在吹长号。是悲伤还是悲歌?铁线早就生锈了,显得有些诡异。雕塑前面是一个小平台。一条长长的隧道延伸到平台前面的远处。隧道的两边有许多白色背景和黑色字符的著名品牌。当你前进和后退时,你会立刻被这些品牌的背后所震惊!背面全是黑色,有一条红色斜线。这是切尔诺贝利永远消失的村庄的名字。如果以前的居民看到这一幕,他们不会感到沮丧吗?

镇中心有一座雕塑,描绘了一群勇敢战斗的消防员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后,这些消防员第一次毫不犹豫地来到现场,并在72小时内全部死亡。年轻的消防队员用他们的身体来换取疏散人员的最宝贵的时间。他们是伟大的英雄!

该镇到处都是露天供水管道,都来自安全区域。在这个小镇的员工食堂午餐非常简单和特别。猪排、一堆烤土豆、面包和甜点都来自辐射区之外。

饭后的第一站是幼儿园,也被称为恐怖玩偶之家。因为疏散很匆忙,不必要的物品被随意扔掉,孩子们的洋娃娃被扔得到处都是。几十年过去了,这些娃娃中有许多已经损坏。如果你配合一个特别的场景,它真的有点吓人。幸运的是,这些娃娃的主人——当时的孩子——大多还活着,身体健康,其中一小部分人患有疾病,可能与核辐射有关。

目前,幼儿园内部和周围的辐射强度不高,但导游指着外面的某个地方说,奇怪的是这里的辐射非常高。然后他拿起盖革计数器,把它放了起来。仪器立即报警,显示辐射值超过10微西弗。

汽车继续向前行驶。平静的河流和高高的冷却塔告诉我们,我们已经到达爆炸的核心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共有五个机组,悲惨的爆炸发生在第四机组。目前最壮观的是4号机组的银拱形盾牌,造价高达20亿欧元,号称是世界上最高、最大的可移动建筑。导游带我们到了第四警卫队的门口。双重保护确实有效。切尔诺贝利的辐射强度最低,只有十分之几微西弗,距离爆炸中心仅100米。然而,保护罩内仍有许多危险。你必须穿厚重的防护服才能进入。旅游业似乎也是开放的,但大约是几千欧元。这次旅行只有80欧元,所以我无法体验。

这座废弃的城镇被遗弃了。

离开保护罩,汽车驶进了废弃的普里皮亚季镇。城市标志对面的森林是一个高辐射区。树叶的颜色不同于其他地方。普里皮亚季是那一年以极高标准建造的城市,离切尔诺贝利只有几公里。它的居民都是在核电站工作的科学家、工程师和他们的家人。当时,常住人口接近5万。有无数的物品在疏散过程中不能携带或必须丢弃。导游从上面给我们看了一张照片。这是一堵长长的墙,里面堆满了各种被丢弃的家庭用品。这只是一条山脉!这座荒芜的城市到处都是树和杂草,荣耀和梦想,生存和死亡。我们都是时间的过客。

空摩天轮

穿过一片小树林,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梯田。原来我们走过的那个场地是一个平坦的足球场。一个游乐园开张几小时后就被遗弃了。保险杠车场到处都是落叶,天花板材料早就损坏消失了,几辆车低着头瘫倒在地上。一度明亮的油漆变得斑驳。摩天轮在风中微微转动。在33年前的紧急疏散中,废弃建筑的内部保持完好,处于混乱状态。盖革计数器突然发出警报。导游说,“这个地方的辐射很高”,然后迅速闪到一边。

天色已晚,这群人到达了最后一个参观的地方。这是苏联时期废弃的雷达站。这是一个巨大的金属框架,高几十米,宽几百米。它充满了密集的网格。人们在它前面看起来很小!这个雷达站曾经是苏联的秘密战略设施。它被用来监测向美国方向发射的战略核武器,并向苏联提供预警。它建成后不久,由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而关闭。

在离开控制区之前,每个游客必须通过某种又大又笨的仪器两次,以检测他/她的身体上残留的核污染。如果绿灯亮了,他/她可以通过,否则他/她只能在强制清洁后离开。所有小组成员都符合标准,顺利通过海关。晚上8点,经过一整天的紧张、专注和努力,我回到了基辅市中心,那里灯火辉煌,但我的脚步和心情仍然沉重。

广东快乐十分app 新疆十一选五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黄金城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